快捷搜索:

探秘一个藏着神奇姓氏与一代大儒的咸阳村落

第五爱民还是将自己种植了30年的苹果树砍了——整整6亩的成年树。

暖春如是,这些苍劲的老枝正在孕育着新花蕾,大概今年又会是个大丰收。砍树那天,邻里都站在地头替他唏嘘。从90年代旬邑开始发展苹果产业起,这些秦冠老树,给他带来平均9万多元的年收入,也为他带来了第一个小平房、小洋房、轿车,帮他养育了父母妻儿,还有现在的小外孙。他成了村里的致富能手,现在还经营着一家合作社。

第五爱民在自家的苹果地。王丽 摄

“我心里也舍不得,毕竟30年了,像养了个娃一样了。”第五爱民说。但就像当年第一个带头种苹果一样,现在砍树,他其实胸有成竹:“中央下了文件要振兴乡村,我今年60岁,赶上这好时代,还能干他个十来年,现在县上又正在打造‘马栏红’苹果,我要改良苹果树,种上大家更爱吃的,后年就能成树了,比秦冠出钱。”第五爱民谈起计划,挂满了笑容。“不认输”、“脑子灵”、“勤快”、“胆子大”,是村民们对他的画像。

“人要自立,一勤,万事不难,一闯,前路都开。旬邑的苹果从我们魏洛村种出了第一亩,大家也都走出了土房。现在政策越来越好,咱把这苹果要务好。”支书第五纯厚说。他的身后是自家的大门,门楹上用光洁的瓷片贴着四个字“贵在自立”。在农村,门楼的楹联贴什么字儿,最是讲究,这是主人家最想传给子孙后代的东西。

位于咸阳市旬邑县的魏洛村,共有706户,2925人,80%村民都复姓“第五”。在这里,世代相传的,除了古老的家风楹联外,还有一个大儒的故事,汇聚着清俊淳朴、自立自强、勤劳理事的民风。

历史回声:第五伦治村和“新民风建设”

一排排整齐的平房,宽阔的水泥村路。

咸阳市旬邑县的魏洛村80%村民都复姓“第五”,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。王丽 摄

正好春阳蔼蔼,村委会的三条长凳上,坐满了白发苍苍的老人们。不远处的小广场,几个年轻人正在拍着篮球。追逐嬉戏;正月还没过,另几个上了年纪的村民在打鼓,排练着秧歌什么的。广场中央,矗立着一尊石像——他炯目美髯,手握书卷,目光坚定。石台上写着人物的姓名:第五伦,东汉大司空。据《后汉书》记载:第五伦字伯鱼,京兆长陵(今咸阳东北)人也。其先(祖)齐(国)诸田(氏),诸田徙园陵(汉帝陵)者多,故以次第为氏。

建武29年,刚刚走马上任会稽太守的第五伦,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施政思路——从乡村治理,尤其是民风培育入手。

会稽地区滥设寺庙频繁祭祀,喜欢占卜,百姓常常用牛来祭祀鬼神,因此财产匮乏。第五伦上任后,向所属各县发出文书,明白告知百姓,那些借托鬼神来敲诈恐吓愚弄百姓的巫祝,都要审查问罪。如果有胡乱杀牛的人,官吏就给予处罚。民众开始很害怕,有的巫祝加以诅咒胡言乱语,第五伦却追查得更紧,后来这类事便逐渐绝灭了,百姓因此安定下来。

破除封建迷信、德育、思想认识、新民风培养,从古至今,似乎都是乡村治理的必解题。值得一提的是,据史学研究者所述:民风建设,尤推汉代。彼时,民风淳朴,乐善好施,盛行门客,不论官民,能帮别人肯定是尽力而为。历史总在惊人的重合之时,又撰写着属于自己的新故事。

第五伦的家乡——位于咸阳旬邑县的魏洛村,马上要迎来一位新人入村,正月过喜事是农村的一大习俗。随着村民日子的好转,过红白事的酒席越摆越大,渐渐成为一种攀比。“你比如说红事儿,一过就是三天,每天吃三顿,顿顿剩菜剩饭。白事就更铺排,以前都要过7天,好多人都是欠债办事。更厉害的就是彩礼,三五万算平常的,十几万的都有,连婚都不敢结了。镇里面魏洛村能好点,我们也想挖掘挖掘这名人故里,把好民风传递开来。”太村镇书记郭飞说。

而旬邑县也从2016年起,就尝试开展全民教育: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根本,以建设“关中最美县”和省级文明县城为统揽,以民风建设和人居环境整治为重点,在全县党员干部、城镇及企业劳动人口、农民和未成年人中积极推动移风易俗,树立文明生活新风尚。包括开展红白事、彩礼的整治和引导,实用技术培训,脱贫攻坚讲堂和思想德育教育等等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